企业破产,欠税能让股东清缴吗?_长沙公司注册_营业执照代办_长沙代理记账网

咨询电话(微信)
15111163250

企业破产,欠税能让股东清缴吗?

时间:2019-10-20 06:30 编辑:长沙代理记账

近来笔者注意到一个现象:一些破产企业往往存在欠税问题,且在办理破产的过程中,股东不配合提供企业真实完整的财务账册,致使企业财产最终无法被清算,法院只能终结破产程序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税务机关向法院提起诉讼,请求引用公司法中的“刺破公司面纱”制度追缴欠税

这种主张站得住脚吗?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持?下面从理论到实践展开分析,找寻答案。

一、启动“刺破公司面纱”制度须满足三个要件

根据公司法规定,公司是企业法人,有独立的法人财产,享有法人财产权,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,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或者认购的股份对公司承担责任。基于法人人格及其财产权的独立性,一般情况下,股东承担有限责任是应当坚守的底线,是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基石。

但是,由于现行法律制度对于公司的设立门槛低,尤其是实行了资本认缴制之后,大大增加了股东滥用公司法人人格的可能性。为了保护债权人的利益,公司法同时规定: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,逃避债务,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,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。这就是刺破公司面纱制度。

该制度是对股东有限责任原则的突破,在运用时必须慎之又慎。司法实践中,启动该制度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:第一,主体上有滥用的股东;第二,客观上有滥用的行为;第三,后果上逃避了债务、严重损害了债权人利益。其中任一条件缺失,都不能启动该制度。

二、用“刺破公司面纱”制度追缴欠税有法理基础吗

在欠税企业破产但股东未履行清算义务的情况下,税务机关作为税收债权的债权人,是否可以引用公司法中的“刺破公司面纱”制度,要求股东对企业的欠税承担连带责任?

自十九世纪以来,尽管公法和私法的相互借鉴和融合逐渐成为一种趋势,但公司法仍被视为典型的私法。“刺破公司面纱”作为公司法的一项制度,按理应限于民事主体之间适用。那么,带有公法属性的税收领域是否可以适用该制度?如果可以,税务机关该如何运用?

有关这些问题,现行的税收法律法规中并没有明确规定,学术界存在针锋相对的观点。否定者认为,在法人正常存续期间,不允许也不必要“刺破公司面纱”。一是因为税收债权与民事债权性质不同,没有法律规定税务机关可以适用该私法制度;二是因为税务机关容易滥用这种权力,极易侵蚀股东有限责任的基石;三是因为在对股东征税而非法人征税的场合里,更多的是实质课税原则的体现,与“刺破公司面纱”无关。肯定者认为,股东行为如果同时满足三个启动条件,造成了税收债权利益受损、纳税人税负不公,偏离了法人制度存在的正当性与合理性,国家当然有权否认法人人格。

笔者认为,在税收领域适用“刺破公司面纱”制度有法理基础,可以有条件地适用。

我们知道,企业终止经营活动,应当依法清理债权债务,向股东分配剩余财产,清算完毕之后,依法办理注销登记,法人人格归于消灭。如果企业没有履行这些法定程序,国家债权将难以实现。税收作为一种公法之债,国家是债权人,纳税人是债务人,税务机关作为具体执行者,扮演着实际债权人的角色。“刺破公司面纱”不失为保护税收债权的妥当方式。如果没有特别例外规定,可以适用法律对于债权人的概括性授权,但必须遵循相应的程序。

具体而言,税务机关启动“刺破公司面纱”,必须严格遵循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则,通过法院裁判得以适用。此外,鉴于税务机关本身拥有行政处罚权及行政强制权的优越地位,正常情况下足以保证税收债权的实现,“刺破公司面纱”应当限于企业破产但不履行法定清算义务的情况。这样,既符合税收债权债务关系的法理,又限制了税务机关可能存在的恣意,风险小且可控。

三、税务机关“刺破公司面纱”有法律依据吗

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<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>若干问题的规定(二)》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:“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、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,导致公司主要财产、账册、重要文件等灭失,无法进行清算,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,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。”这里的“债权人”,并未排除税务机关这一特殊主体。